2014年05月21日

京郊游蝶变——美丽乡村如何留住休闲度假回头客?

  “1、2、3,扔!”五彩的水球扔向舞台上的“国王”和“”,孩子们蹦蹦跳跳、欢声四起。延庆区张山营镇的地中海俱乐部,一场儿童主题活动正热闹举行。这家刚刚对外营业的国际知名品牌度假村,尽管开在深山,依然火爆,客满的预订状态已经持续至8月。

  从农家乐到乡村民宿,再到精品休闲度假区,京郊旅游市场正经历一场深度调整。行业变革中,有新生力量入局,也有老业态退场。但总体看,高品质的京郊休闲度假游产品供给依然稀缺,高铁的四通八达甚至让不少市民将周末休闲游的目的地转向了京外。

  京郊的美丽乡村如何告别“游一次就走”的传统观光游,留住更多休闲度假游的回头客?

  风景秀丽的金海湖是京郊平谷的知名景区。环绕这一池净水,周边多数村落搞起了民俗接待,曾经赚到京郊游的第一桶金。近年来,村民们越来越觉得生意不好做了。

  上个周末,记者来到金海湖畔的黄草洼村。的小村背靠青山绿水,10多年前就已成为市级民俗村。但今年暑期的旅游旺季,村里却很是冷清。记者按照村口处一幅农家院分布图逐家问询,发现多家农家院大门紧闭,拨打招牌上的电话被告知“暂不接待”。

  沿着村里小道一往深处走,一家规模较大的农家院仍在营业,客人不多,只有几桌在用餐。农家院主坦言,近几年生意大不如前,“我们这儿不紧邻湖边,挨着湖的民俗户生意好些。”

  驱车来到几家沿湖的饭庄,人气依然不太高。翻开老旧的菜单,依然是烤鱼、摊鸡蛋、炖肉、拌野菜这些农家饭的“老几样”。“这么多年都没啥变化,没了最初的新鲜感。”顾先生和家人没多点,直言“随便吃一口得了”。

  就在这几家饭庄的不远处,坐落在半岛之上的金海湖游艇度假酒店却是满房状态。好加上水上娱乐、跑马场等配套游乐项目,这家酒店2000多元一晚的价格也挡不住游客的预订热情。

  这样的反差在京郊不是个案。在区桥梓镇口头村,传统农家院有的关门、有的“半歇业”,几家新派的乡村民宿成了“后起之秀”。区渤海镇六渡河村,动辄上千元的民宿周末档期已经排到一个月后,二三百元一宿的农家院即便是端午小长假这样的黄金档期,依然留有空房。

  以吃农家饭、住农家院、体验农活儿为特色的“农家乐”,曾经历过辉煌的往昔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雁栖镇官地村农嫂单淑芝因村旁新开景区、常有游客敲门借宿,萌生了办游客接待点的想法。从一个铺位到一间屋,再到带卫生间的客房、可供用餐的餐厅,单淑芝的农家院一步步正规化,挂起了首个农家院的“0001”号招牌。单大姐也成了村里的致富带头人。

  2005年前后,农家院雨后春笋般遍布京郊大地,“农家乐”步入黄金时代,搞民俗接待让很多京郊农民收入翻了几番。九渡河镇西水峪村,就曾因发展民俗游成为人均收入“首富村”。

  6年前,口头村的刘先生回村买下前后相邻的两间闲置老宅,精心设计起来。传统农家院追求的是多盖客房,刘先生的院子却更多留出了公共活动区,老宅外观“修旧如旧”,内里设计创意精致,适里人的审美口味。当他经营农家院的亲戚们来参观时,一个个直摇头:“这么盖房可不成。”

  大家眼里这个“不成”的院子,刚开业就火了。几年后,村里传统的农家院关了不少,刘先生开的民宿人气越来越旺,很多年轻人追着手机上的旅游攻略来入住。

  近年来,乡村民宿以接棒者姿态,渐渐替代传统农家院,成为京郊游接待主力之一。除了“小而美”的单体民宿,更多专业力量正在入局。寒舍集团在密云区北庄镇干峪沟村打造的山里寒舍、国奥集团在渤海镇田仙峪村打造的国奥乡居等民宿群落,成为一房难求的京郊游打卡地。

  住宿条件的提档升级,还只是京郊游产品转型的第一步。集合多元化游乐项目、餐饮、住宿的休闲度假区正在京郊异军突起,成为拉动京郊游升级的主要力量。

  家住西城区的杨先生,周末就带着全家人来体验延庆地中海俱乐部。“古北水镇去过好几次了,这次换个地方来遛娃。”杨先生说。

  “市场调研时我们发现,游客选择京郊民宿入住后,花的是五星级酒店的费用,享受的是高级农家乐的服务,高品质度假产品依然稀缺。”地中海俱乐部亚太区开发建设与地产总裁吴敏说,家庭周末出游愿望强烈,正是看中这一市场的巨大潜力,复星旅游文化集团首次将地中海俱乐部项目落子。

  京郊游的面貌正在悄然改变。但与上海、江浙一带相比,郊游业态仍然滞后。

  记者梳理了市文旅局近5年公开披露的所有节假日旅游数据,民俗游接待量和营业收入都在连年增长,但人均消费一直维持在100元左右。

  问题出在哪儿?记者就此展开了“京郊游消费”问卷小调查,100位受访市民给出了可供参考的答案。46.61%的受访市民表示“去京郊当天去当天回”,找不到心仪的住处成为不在京郊留宿的最主要原因,占比达到52.54%;排在第二位的原因是缺乏配套游乐项目和设施。住不好,玩不爽,让京郊游的市民无心停留。

  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坦言,部分京郊游目的地走的还是“依托景点带动客流”的。

  京郊如何培养休闲度假业态?古北水镇公司总裁助理张晓峰分析,为游客提供吃喝游购娱各方面的体验要足够好,好到游客想再来。这和乌镇提出的口号不谋而合:“不怕不来,怕不再来。”

  来到京郊休闲放松的游客,寻求和城市不同的乡村体验,却依然离不开已经习惯的现代生活。但在一些京郊村落,厕所不卫生、饭菜难吃等都是游客难以的“短板”。

  以邻近杭州的莫干山精品民宿为例,外籍资本和管理团队纷纷入局,源源不断的入境游客和高端白领客群纷至沓来,成为郊游市场升级的重要典范。

  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联合大学旅游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张金山分析,莫干山精品民宿的集聚化发展,离不开当地探索面向外国人工商注册、宅所有权使用权分置等多方面体制机制创新,尤其吸引外资开发的经验值得京郊游转型升级参考。

  “京郊游转型发展无捷径。要有真正懂旅游的人才入局,知道游客真正需要什么。”张晓峰认为。

  京郊大地,需要更多点燃游客热情的休闲度假新地标,京郊游高质量发展的蝶变之未来可期。

  7月22日正式进入二伏,高温蓝色预警继续生效。入夜以虽然有一场降雨,但周二继续高温天。本周,防暑降温依旧是重点。

  7月15日(周一),“花开四季”主题列车将在黄土店站首发,将市郊铁怀密线打造成为“第二条开往春天的列车”。

  7月8日(周一)起,将执行新一轮机动车尾号限行轮换。具体限行尾号为:星期一4和9,星期二5和0,星期三1和6,星期四2和7,星期五3和8。

  2019年高考6月8日正式结束,6月23日(周日),学生可以通过教育查询高考成绩。6月25日至29日,考生进行本科志愿填报。